当前,向广大人民讲明法轮功的真相是国内国外每一个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
明慧网
2000年6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兰州】兰州公安又开始大肆抓人

    6月28日早,两位大法弟子彭希斌(男,50多岁)、钱世广(男,50多岁)被公安人员从家中骗出,抓到兰州市城关分局后,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就被直接押送到现已关有40多名(保守数字)大法弟子的平安台劳动教养所劳教一年。我们不仅要问,国家的法律在哪里?公民的人身权利何在?公理何在?



【河北】河北省蔚县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祁爱、史强(祁爱,系蔚县县委办公室主任,史强,系蔚县政府办公室付主任,两人因炼法轮功已被撤免)等人,走在学员前列,于6月16日进京证实法轮大法清白,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抓,已被押送回当地,现在各自单位被强制看管,进行所谓的“思想转化”,逼迫写出保证,并以如不写出保证就以劳教、判刑等手段进一步威逼,施加压力。现事态在发展中。


【河北】2000年春节辛集市40多名学员炼功被抓,现有20多人被关押在市委党校至今,学员及家属写信给政法委书记刘存柱,要求无罪释放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政府不但对来信无任何反映,相反却对写信给政法委反映情况的学员进行抄家,目前,这20多人以绝食来抗议对他们的非法关押。

    辛集市南智乡政府公然践踏宪法,组织民兵小分队,对大法学员进行监控,限制人身自由,私自雇佣打手,对大法学员进行残忍的殴打,一男学员被打得多次昏死过去。南智乡政府书记李耀庭说:只要曾经沾过法轮功边的人,每人罚款200元,到北京上访的去一次罚款1000元。一搞副业而存有积蓄的大法学员王振威,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禁并多次殴打,南智乡政府并因此对其声称罚款100万元,被王拒绝后改称只要交5万元就立即放人。

    商业城“法轮功”督导小组7人入驻地马庄乡木店村,组织成立民兵小分队,对大法学员限制人身自由。该督导小组出资为民兵发放误工补贴,布置学生对家长进行监控,该组长任新月购买学习用品奖励这些学生。

    另外,辛集市因去北京上访的已超过300人,辛集市公安局向石家庄市公安局隐瞒实情,仅上报约50人。



【北京】清华大学学员再次面临严峻考验

    进入六月份以来,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由于相继收回过去错写的“保证书”、外出炼功或去天安门上访,受到自去年“7.22”以来最严重的迫害。学生教师被大批休学、停职、非法拘禁……

    目前已经被休学、停职的有:黄奎、王为宇、张存满、李春燕、李晓丹、马艳、林洋、张志刚、孟军等。被非法拘禁的有:刘文宇、虞佳、蒋玉霞、李艳芳、余平等人。还有一些人下落不明。

    一些具体情况如下:

    ◆清华大学精仪系:
◇黄奎因在校内的小树林炼功,被学校派出所的民警殴打并强制背铐一天,后来又一次被民警以同样的理由非法拘禁,现在已经被学校通知办理“退学”手续。
◇王为宇因为收回“保证书”,并被“告发”积极参与宣扬“法轮功”被强制“休学”。
◇张存满亦因收回“保证书”,被学校强制“休学”回家。
◇赵绍军因在小树林炼功,并收回“保证书”,被学校派出所非法扣留一天。
◇许志广和王欣被校方要求不要出去,否则休学。

◆工物系:李春燕因在小树林炼功,多次被学校派出所非法扣留。现被强制休学。在第二次非法扣留时被威胁“如果明天再去炼功,就刑事拘留,准备500元钱,拿好毛巾、牙膏。”
◆电子系:青年教师孟军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停职两个月,后因向学校提交要求“释放被派出所非法扣留的法轮功学员”再次被学校威胁停职。因去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拘禁六天后被学校剥夺正常工作的权利并被要求“离开北京”。

◆热能系
◇一博士生曾因修炼被休学三个月,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办“学习班”二周,强迫写“保证书”。后因去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拘禁六天又被处以刑事拘留。
◇热能系博士生余平因为去上访被非法拘禁在不知何处至今已有三周,下落不明。

◆水利系
◇本科生蒋玉霞因坚持修炼被休学2个月,强迫写“保证书”,因在炼功点打坐被多次非法扣留。目前由于去上访被非法关押不知何处,至今已有一周,下落不明。
◇水利系研究生张志刚因坚持修炼被强行休学,又因“4.25”去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拘禁一个月。

◆核研院研究生李艳芳因为去上访被非法拘禁不知何处至今已有一周,下落不明。
◆水利系研究生林洋因去人大上访被非法拘禁十天后被休学三个月,强迫写所谓的“保证书”后暂时复学。后因收回“保证书”被再次休学。又因去天堂河监狱反映情况被非法拘禁十天,期间他绝食九天。回学校后被威胁要“勒令退学”或开除。
◆建筑系本科生马艳因坚持修炼被休学,又因“4.25”去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拘禁一个月。
◆经管系女教师虞佳因外出炼功被派出所多次非法扣留,被公安扣留时多次遭到殴打。
◆职工邱淑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处以下岗,因为去天安门打横幅上访被拘留一个月。后来又因为在炼功点炼功多次遭到派出所的非法扣留,个人财产被非法没收。



【深圳】深圳大法学员郑宇燕于今年2月与其他学员在餐厅共同进餐时被深圳公安强行带走,被拘留至今近半年之久,既不审判又不释放。此前她曾多次写信给北京当局及深圳市政府反映情况,要求停止迫害大法及学员。


【北京】去大兴天堂河劳教所声援被劳教的大法弟子的学员,其中有8人被大兴拘留所无理关押。


【四川】最近,关押在成都市九如村拘留所的大约二十多名大法学员为抗议非法拘禁,用生命证实大法,于25日开始集体绝食,其中任进、刘玲萍等几位功友于21日已开始绝食。但警方采用极端措施,从26日开始对绝食的功友强制灌食,后对绝食时间较长的又采用输液的方式。这一切都是在成都市公安局一处冯处长及另一位市局警察的亲自监督下进行的,由市安康医院的护士于每日下午6时左右强行灌食,拒绝灌食的功友则被5、6个男青年挟制住强行进行。不少功友被灌得口鼻出血,吐血泡,痛苦不堪,而且还让其他绝食功友亲眼看着这一幕,这真是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拘留所还把绝食的功友关押在本来是关押男性拘留人员的7室和9室,与其他功友隔绝开来,并对外封锁消息,许多功友的家人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现在绝食时间最长的已达9天,绝食功友普遍都有较大的身体反映,处于非常紧急的状态。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这种违法执法行为和非人道行为,呼吁全世界正义的国际机构和善良的人们给予法轮大法学员以帮助,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

    现已知的绝食功友有:任进、刘玲萍、淘大秦、唐登惠、张志秀、屈信仪、余芙昭、曾春容、卫彤彤、谭绍兰、周天玲、钟芳琼、陈凤银、唐英、刘莹、焉定慧、周容兰、刘容等。



【四川】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派出所对辖区内的法轮大法学员采取了办封闭式学习班的方式。从去年12月开始即将拒不写保证、坚持要修炼、要上访的法轮大法学员在学习班和拘留所之间来回倒,至今从未让回过家。甚至在学习班期间也不准回家。这种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事情发生在法制不断健全完善的今天的中国,真让人难以理解,真不知这些执法者们依据的是哪条法律如此任意妄为。现在已知的法轮大法学员有:彭亮、陶渊、刘真海、张女士(陶渊的母亲)。

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电话:(+8628)5570486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派出所电话:(+8628)5718019



【大陆】记一次数百人的法会

    6月24日清晨,某市数百名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三三俩俩,相继来到某公园的长堤上,泡杯清茶,与相识的不相识的功友叙谈近一年来的学法修心体会。

    那天是周六,许多老年功友把年幼的小孙子也带来了。他(她)咿咿哑哑地欢唱,也许在为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难得的切磋,交流而高兴。

    从去年7月20日以来,大陆大法学员虽遭到极严厉的打压,公民的《宪法》权利被剥夺得一干二净。不准外出炼功,不准上京,不准与功友来往,违者即被抓。被拘留。被抄家。罚款甚至只要你说还要炼功,就反复被拘留或进“学习班”……邪恶一方面利用其掌握的新闻工具,采用歪曲事实,移花接木,造谣诬陷等手段,蛊惑人心。另一方面,推行无限制株连政策,不仅“影响”到法轮功学员亲属的工作。升学。参军……,甚至与其所在单位领导的政绩考核。目标管理。职工奖金挂钩。在这邪恶严厉的威压下,我们不断地去人的执着心,坚修大法。今天,我们数百名法轮功学员站出来了,“助师世间行”。

    在我们身旁游动着便衣警察,可我们心里很坦然。让他们听到大法的法理,明白我们是真正的好人,社会最健康。稳定的因素,何惧之有!“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警察只是不时走动,注视着我们的交流。

    许多功友坐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毫无介意,尽情地倾述埋藏已久的心里话,畅谈对师父新经文的感悟。汗流满面,可心里无比喜悦!时光易逝。11点过了,我们虽言犹未尽,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公园。我们坚信法轮大法是任何人都破坏不了,任何势力也阻挡不住的。大法金刚不破,永世长存。“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分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师父经文《走向圆满》)

    大陆法轮大法学员2000.6.25



【北京】6月18日北京天安门见闻——广场武警收买混混充打手

    18日早晨,我们带着准备好的横幅上路了。

    到了天安门广场上,我们决定先绕场几周,看看其它大法弟子的举起横幅的壮观与辉煌。由于明慧已经发表了老师的最新经文,更多的学员悟到必须要走出来证实大法,因此广场上的横幅此起彼伏,已经成为了广场上的一景,许多游客看完一次立即举起相机跟踪着警车等待下一面横幅,并小声说着"了不起","有种"。只见在灿烂的阳光下,两名学员突然拉起了一面大型横幅,红色的底色上镶嵌着金黄的"法正乾坤",奕奕生辉。

    这时突然从人群中冲出几个武警抢夺横幅,但遭到大法弟子的顽强阻止,于是他们向人群中挤挤眼,立即蹿出了若干形容猥琐的街头混混,开始扭打大法学员。后来经其他学员介绍我们才知道,这些混混就是警察为了掩盖其暴行维护其形象花200元雇佣来充当打手的,还将整个殴打学员的过程美其名曰"群众扭送"。

    当一位正在被混混殴打的学员大声制止其恶行时,混混们回答说:警察给了他们200元,如果弟子给他们50元,他们就不干了。难道他们的良心仅值150元?看着他们和利用他们的人,觉得这些人真是又可悲又可怜!

    据大法弟子们介绍,从今天开始,天安门的局势又有了明显的变化,又比前几天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