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明慧网
2000年10月14日大陆综合消息

【大陆】江泽民密令“加强海外斗争”,欲将迫害之手进一步伸向海外

    经了解,江泽民一伙10月上旬曾用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名义发“机密”级文件到军、部级高干,在一些地方再用省委办公厅的名义将有关内容传达到处级干部。文件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攻击、颠覆中国政府,并将处理法轮功的事情被列为国家头等大事,声称要“加强海外斗争,掌握情况,防止暴乱”云云。而在国内,学员今後被抓的都要判刑。观察家认为,这是江泽民纽约之行拒绝法轮功学员和平对话请求并遭到公开点名谴责后的报复行径。希望海外各国学员提高警惕并酌情知会当地政府,防止江泽民的爪牙们在海外做出败坏法轮功名誉、危害社会治安和稳定的不智之举。


【大陆】辽宁马三家监狱邪恶至极令人发指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监狱的邪恶警察,将18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其后果令人发指。许多女学员告诉亲人:“你们想象不到这里的凶残,邪恶......”

    该监所惧怕此事泄露,至今未释放一名大法弟子。据说罗干在此蹲点。

    我们大陆全体大法弟子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心大陆大法弟子的人权,生命安危。


【大陆】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教师黄欣金被迫害致死

    黄欣金,女,40多岁,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教师。

    正月她到功友家串门,碰上来抓功友的公安,功友被带上车,黄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从那以后,公安经常到她家,强迫她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她宁死不写。公安通过教委对她施压,被开除教职,停发工资,丈夫也对她进行迫害,殴打。后来公安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进行了20多天惨无人道的迫害,折磨,回家后被软禁起来不让与任何人接触,十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她们家人说她跳楼了,她丈夫报告了公安局,摄了影,上了电视说,炼法轮功炼出了精神病,跳楼摔死了,没有任何法医检查就火化了。

    她留下遗书,最后写着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可想她头脑是清醒的,根本没有一点精神病,她的死完全是公安对黄欣金的迫害与摧残造成的。

    另外,武威县公安对进京护法弟子关押,罚款,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元,没钱就到家中抢粮,拿东西,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成了他们挣钱发财的好机会。


【大陆】山东济宁地方官拿几十人的生命当儿戏

    济宁市最高长官贾万志去省汇报济宁市法轮功情况,因济宁和济南弟子去京较多,受到省领导的批评,回来后歇斯底里地骂政法公安部门没做好工作,当有人汇报说看守所里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时,贾万志气急败坏地叫嚣:“给他们饭吃,不吃算自杀,死了我负责。”

    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和捞取政治资本,竟然拿几十人的生命当儿戏。我们接触了这么长时间的法轮功,没发现他们有什么罪,没有罪,死了人能负责得了吗?

    知情者


【大陆】北京大法弟子画家赵宝利、妻子吴俊翔在国庆期间被捕。

    住址:崇文区李村28号院


【大陆】新疆5名大法弟子被关精神病院

    新疆某市有5名大法弟子因进京上访被派出所非法拘留。后又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被强行注射大量镇定剂,口服大量镇定药,受到非人对待。这几位大法弟子又被强迫伺候危重病人,大法弟子毫无怨言,任劳任怨,医院医生、护士、病人深受感动。院长问他们想不想洪法,回答是肯定的。在一次院里的会议上主动提供机会让大法弟子发言讲话,洪法。他们在被关押近两个月后才放出来。这几位弟子原来都是优秀的教育工作者,而现却已被单位开除。

    据可靠消息,新疆乌鲁木齐地区警察于10月15开始大规模逮捕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胡敬尧昨天晚上被警察秘密逮捕,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与大法有关的东西全被抄走。还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搬走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财产。


【大陆】甘肃玉门两弟子被劳教

    9月底,甘肃玉门市公安将两位不畏强暴,勇敢地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大法弟子判劳教。大法弟子宋延昭,男,25岁左右,劳教1年半;曹殿凤,男,29岁,劳教1年。现在他们被关在兰州某劳教所里。同时他们还没收了他们的计算机、复印机。此事的主要办案人员是玉门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邹红,女,30多岁。

    公安还强行没收了他们怀疑参与了印发大法真相资料的另一位学员的计算机、打印机。


【大陆】来自重庆毛家山女子劳教所的报道

    99年冬因进京上访而遭劳教的刘天素、李萧、刘兰等十余名大法弟子,由于坚持炼功常遭到狱卒残酷折磨。

    最常用的是罚站:从早上起床直站到晚上睡觉为止,每天约站15~16小时。三餐均送至手中,不能离开原地,每顿饭仅给一两米饭。最少的站了7天,多的达半月。面对邪恶的迫害与摧残,大法弟子们毫不畏惧,室内不准炼就到室外坝子去炼!众管教恼羞成怒,将炼功的弟子分别监禁在小黑牢里,每隔24小时换出一个人铐在大院铁门上,不能坐,不能睡,仅给少量食物。

    年已50岁的大法弟子刘天素,因被疑为组织者而遭单独禁闭,并将她一只手铐在铁窗上。白天只能站立,晚上给一只高凳子坐着,天刚亮就立即拿走,每顿饭也仅只一两米饭。残忍的管教称之为“吹风灯”!就这样,刘天素被铐了足足15天。严冬的重庆,寒风呼啸,冷雨连绵,原本就身体瘦弱又衣衫单薄的她,多次因饥寒交迫而晕厥。

    为索回被管教搜走的大法书籍,弟子们联名写信,谁知反遭惩罚,于是19岁的李萧和40余岁的刘兰不惜割破手腕,用生命表达讨回大法书籍的决心。毫无人性的管教将她们双手上铐并举过头顶,反铐在铁床床头(此时割破的手腕还在淌血)!就这样通夜都只能躺着,不能翻身,更无法坐立,24小时有专人监管,依然禁止交谈,依然只给一两米饭。这样的折磨持续了整整一月之久!

    尽管这样的日子很难熬,然而这些伟大的大法弟子没有向邪恶低头,顽强地经受住了一次又一次严酷的考验,建立着自己未来永恒的威德。


    【大陆】广州大法弟子卢敏慧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先是被单位开除,后因去北京上访于今年9月上旬被判一年劳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