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400例”骗局:利用精神病患者栽赃陷害法轮功


根据中国卫生部一九九八年的统计数字表明,中国有百分之五的人(约六千五百万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和精神障碍,其中七成是重症精神病,约四十万人致残,生活不能自理。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搜罗了许多精神病患者病发时的意外事故,栽赃嫁祸于法轮功。这些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事实上李洪志老师从一九九二年传法开始就明确指出,精神病人不能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六年的《悉尼法会讲法》中又指出:“精神病人,他自己意识是不清的,我们是不能度的。”李老师在《法轮大法义解》〈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建议〉中指出:“为什么我们强调精神病人不让参加班呢?就是他自己都把握不了自己,掌握不了自己。”

中共炮制的“剖腹找法轮”骗局

河北省任丘市华北油田马建民,本人及家族都有精神病史。他是一个气功爱好者,前后练了十几种气功,当时社会上流行什么他就练什么,也跟风接触过法轮功。有一天,马建民一个人在家,他的家人回来时,看到地板上有很多血,马建民肚子剖开,肠子外流,死在了厕所里。家人赶紧报案,尸体被送到华北油田总医院急诊科缝合。当时公安局的人明明知道:马建民死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家,究竟为什么会剖腹,谁也不清楚。可是为了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讨好公安部,为捞取政治资本,硬把马建民的死说成是“剖腹找法轮”。当时央视去马建民家编排节目时,马建民的儿子一再声明其父的死与法轮功无关,并且拒绝在电视上表演。但央视不顾事实,仍然一手编导了“剖腹找法轮”的骗局。

山东“铁锨打死父母”案真相

山东新泰市泰山机械厂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发作将其父母用铁锨打死。王安收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这一点,在当地法院判决王与妻子尹彦菊离婚的判决书上写得非常明白,山东省新泰市人民法院(1999)新城民初字第245号民事判决书的部份内容:“本院认为,被告(王安收)婚前患精神病并隐瞒,婚后精神病多次复发,且经久治不愈,曾因精神病发作杀害自己的父亲,原告(尹彦菊)坚决要求离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原告离婚请求予以支持。”可是这个案例却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收入“1400例”中栽赃到法轮功头上。

黑龙江省双城市吴洪辉跳楼真相

吴洪辉,黑龙江省双城市卫生防疫站职员。早在二、三十年前,因与女友恋爱多年被双方父母拆散,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而引发精神病,之后多次出现精神分裂现象,严重时不能上班。他的精神病史,他的亲友都可以作证。吴洪辉接触过法轮功,但李洪志先生从传法开始就明确提出:危重病人、精神病人或有精神病史的人不得炼功,所以吴洪辉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一九九六年吴洪辉精神病发作跳楼后,他的妻子曾在双城法轮大法心得交流大会上指出过他有过精神病史,而且多次复发过,并写信给双城市政府澄清吴洪辉跳楼真正原因,明确指出是精神病复发所致。

黑龙江双城市王成祥九九年跳楼内情

王成祥,男,六十多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粮库一名退休工人,家族有精神病史,他的母亲是跳井死的,舅舅是上吊死的,家族中跳井、跳河、跳房、上吊等非正常死亡的就有十三人。引发王成祥发病的原因是一九九八年他儿子买了一套粮库的家属楼,就动员父母也搬到楼上住。但王成祥上下六楼很费劲,再加上二、三年前他刚盖了三间新砖房,很遂心,舍不得卖掉,有一次对儿子说:你买了楼我也不去住,就是去了,我早晚也得从楼上跳下去。后来勉强搬到楼上住,却整天郁郁寡欢,精神恍惚,要寻短见。

家人对此很担心,王成祥的老伴就劝他炼法轮功,让他减轻点精神负担。王成祥不看《转法轮》,象征性的比划比划动作,根本算不上法轮功学员。九九年正月初二夜里,由于家人没看住,王成祥从他家六楼跳下自杀了。中央电视台就这样把他的死嫁祸于法轮功,粮库的职工都说“他跳楼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不炼法轮功也得自杀,他们家两辈就出三个。”

华南理工大学家属余素昭自杀案真相

余素昭在文革期间曾因精神病到广州芳村精神病院治疗几个月。九五年她隐瞒病史学起了法轮功(法轮功规定有精神病史者、家族有精神病史者不准修炼法轮功)。九八年初余素昭精神病复发,被家人送精神病院治疗。期间,法轮功学员劝其不要炼,她也表示不炼了,并将全部法轮功书籍、炼功带退还,从此以后不再炼法轮功了。半年后,她精神病再次发作,坠楼身亡。显然她的死和法轮功没有丝毫关系。

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跳河自杀真相

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家住双桥街七十号,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龙刚死后,一个姓杜的记者采访他的妻子,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念,并给了她二百元钱。龙刚父母投书明慧网说:“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着良心。”

跳井自杀的刘品清不是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农机台的站长刘品清,因生活压力出现精神问题自杀。据当地的知情人士透露,刘品清做生意赔了十多万元,而且跟妻子关系不和,长期分居,在这种压力下,精神上出现了问题。这时有人跟他介绍法轮功,他就看了看书,但根本没有修炼。当地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根本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他是在家庭遭受不幸的情况下自寻短见的。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中央电视台播放关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决定,播放的“1400例”中谎称刘品清是“练”了功以后跳井自杀。

河北任丘朱长久残杀父母事件真相

朱长久,河北省任丘市青塔乡张各庄村人,一九九七年患精神病,他的妻子边立新经常发现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乱语,言行异常,但九九年初病情有所好转。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父亲朱振虎把他保存的法轮功书籍烧掉,村干部及乡派出所天天找他谈话,使他受到巨大精神压力,精神病复发。十一月二十五日,他两眼发直,不穿衣服赤条条的傻笑,第二天凌晨,突然用铁锤将父母杀死。

这本是一宗精神病患者发病错杀父母的案件,中共媒体发布的新闻稿完全不提他患病事实,却以《法轮功分子残杀父母》为题,将责任推到法轮功身上,并收入“1400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