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400例”骗局:利用普通人的病逝栽赃法轮功 - 明慧专题:“1400例”真相【明慧网】 

中共“1400例”骗局:利用普通人的病逝栽赃法轮功


生、老、病、死是人类的自然现象,疾病是造成死亡的首要原因,据中国统计年鉴一九九八年所记载的全国平均死亡率,一千万人中每年约有六万五千人死亡。在医学比较发达的美国,每年仅急性心肌梗塞致死就有二十万人。法轮功是一种古老的佛家修炼方法,他的祛病健身效果显著,但并不是说接触了法轮功、炼了法轮功就上了保险,包治百病长生不死。中共则毫无边际的把一些人的正常死亡说成是因炼法轮功致死。其中有的人根本没有接触过法轮功,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为治病接触过法轮功,有些人在亲属的劝说下练过功,但是他们真正的死因却是疾病。

举个简单例子,著名演员陈晓旭(八七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病逝后,毫无任何科学建树的所谓“院士”何祚庥称“陈晓旭就是被中医害死的”,引发强烈的争论。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对此言论进行了批驳,他指出:“如果因为去世的人吃过中药,就认为是中医药有问题的话,那么,去世的人吃过西药,是不是也要认为西医药不科学?”与此同理,去世的人为治病也练过法轮功,就能说是法轮功致死的吗?我们看看下面几个被收入“1400例”的事实真相,听听他们的家属怎么说。

马锦秀被中共算在“1400例”内的事实真相

据北京市宣武区居民马锦秀的女儿金有明披露:马锦秀于一九八一年左右患了糖尿病,每次都是四个“+”号,每天每顿吃三十多片药,饱受疾病折磨,特别是九四年和九五年两次中风致使面部偏瘫,十多年一直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甚至早早就做了身后事料理,嘱托亲属:万一自己有什么不测,帮忙照看三个孩子。一九九六年马锦秀学习了法轮功后,病情奇迹般好转,面部的偏瘫迅速康复,糖尿病的症状全都消失。直到九七年又出现身体不适,住院治疗,几个月后病故。马锦秀好几次跟女儿说:你看你某某阿姨,某某叔叔,比我后得的糖尿病,都比我先走了,还就算我活的长了,我还能得大法,真是幸运。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为了栽赃法轮功,把马锦秀也列入“1400例”,其女儿金有明听说后心情异常沉重,“妈妈明明是因脑梗塞病故的呀,怎么成了炼功造成的呢?妈妈在医院治疗了几个月去世,在医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疗,药也吃了,药液也大量注射了,可还是去世了,我们能说是医院造成的吗?因为医院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为什么妈妈炼过功,就说炼功造成的呢?”马锦秀的丈夫也说:说你妈妈是炼功致死的,那倒不是,她是近二十年的糖尿病,又是脑梗塞。

黑龙江省五常市兽药厂职工李凤香的真实情况

一九九八年春,家住黑龙江五常市的李凤香患乳腺癌晚期,肿块已经开始大面积化脓。她的妹妹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仅修炼一个星期,原来患有静脉炎、气管炎、甲状腺、心脏病、腰间盘突出等症状都不翼而飞,她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就专程去劝病重的姐姐也炼法轮功。李凤香炼功后,病情就有了明显的好转,但她毕竟是属于危重病人,于九九年六月病逝。中共把她的死归结到1400例中,她的丈夫迫于压力作了伪证。她的妹妹投书明慧网说:“如果不炼法轮功,说不定九八年都过不去。开始炼功不长时间,病情得到控制,精神焕发,脾气也变好了,天天乐呵呵的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是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这用任何一种医疗手段都达不到的。”

陈宇平之死的真相

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东门学校教师陈宇平,一九九八年三月三次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死时三十四岁。九九年当地“六一零”(江泽民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为栽赃法轮功,谎称其是炼功致死,并收入1400例。他的妻子刘志红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提到:陈宇平被确诊为肝癌晚期之前从未炼过法轮功,之后她自己不顾李洪志师父对危重病人不能修炼的规定,要丈夫炼功祛病。可是他不能做到真正的修炼,所以没有出现祛病健身的超常现象,照常病逝。

“我丈夫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列为1400例之一”

王喾是机关公务员,一九八四年得过乙型肝炎,一九九八年五十岁时死于肝硬化,却无故被收入1400例。他的妻子二零零一年投书明慧网说“一九九八年八月,不知记者采访的谁,在报上登出来了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丈夫纯属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本人从未炼过法轮功。”并提到“五十岁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说真话受排挤;2、工作中叫人骗了一把,自己拿钱给补上;3、因为他哥哥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死于肝癌,时年五十岁,弟弟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死于肝病,时年四十六岁,因为他们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对他压力很大。”

山东蒙阴县宣传部捏造“练功致死”,死者家属不同意遭毒打

山东蒙阴桃墟镇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院治不好,附近的居民都知道她死于先天性心脏病。然而蒙阴县宣传部为了搜罗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向上级邀功,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开始石增山不同意,不想出卖良心说假话。但是镇政府组织了一批打手用了三个晚上对石增山进行非人的折磨、毒打,致使石增山被迫妥协,配合电视台说了假话,做了录像“揭批”,造成了终生遗憾。

辽宁杜维平之死的事实真相:电视台记者承诺付报酬

杜维平,女,辽宁省铁岭市大甸子镇人,身患怪病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在家中死亡,时年二十二岁左右。据了解,杜维平生前到处求医,找巫医、去基督教会祷告均未见起色。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学了一、两个月法轮功,炼功动作还没学会就不学了。死亡前几天还请巫医到家中治疗,当时巫医告诉她及家人在三天之内不允许见任何人,她都照办,过了不几天就死了。

当时正值中共开始诬蔑法轮功,当地官员到处找诬陷材料找不到的情况下,铁岭电视台记者崔大新,与报社记者多次到杜维平家里,要她父母作假证陷害法轮功并承诺给一笔钱作报酬。杜维平父母在金钱的诱惑下违心作了假证。这件事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有的老百姓说:通过杜维平这件事,我知道了电视台所报导的这些都是假的,我们不会相信的。